空手套白狼的典型案例

小明 32 0
详细的讲
情况1 :
要说牟中,真是毁誉参半,首先考虑的不是他的“打倒飞机”,而是国内商界达到无人不知的程度。 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东欧和前苏联解体,许多国际倒爷,先后来前苏联寻找财路,牟中当然也不例外。
此时,西南航空公司急需飞机运行。 其中了解到这种情况后,他的脑子立刻转了过来,他认为前苏联有世界上最好的飞机制造技术,民用飞机的生产确实不在话下,同时前苏联面临着严重的经济困难,中国的轻工产品很丰富。 如果在大陆购买工业产品,在俄罗斯市场销售,用这笔钱向西南航空公司购买飞机,不是能赚多少钱吗
其中牟认为这一定是一笔赚钱的生意,但他和大多数人一样身无分文,在哪里购买这么大量的轻工业品呢? 牟中找到银行,银行考虑贷款风险问题,当然不看兔子不撒鹰。 他们告诉牟途中,如果看到飞机到达成都机场,就会贷款。 其中得到这个约定后,我去找西南航空公司,委托购买飞机,要求以合适的价格购买。 西南航空公司为无米煮饭而烦恼,但现在牟中主动要求购买飞机,公司几乎不承担风险。 马上同意了牟中的要求。
牟中到了俄罗斯,总算得到了俄罗斯方面的信任。 最后,俄方承诺以易货方式销售图18的两架客机,但必须是现货交易。 其中如果没有钱,就不能自然进行现货交易。 怎么办呢? 这样的好机会不能就这样放弃。 这时,牟中想起了银行方面的约定,他要求俄方派飞机飞往成都。 如果生意不行,他将承担俄方的一切损失。 这样两架图18的客机飞成都。 银行看到飞机来了,当然是按照以前的约定履行合同,并在其中给予了必要的贷款。 其中牟用这笔贷款在全国各地组织了供应商,拖着几辆车的皮到达了俄罗斯。 这样,俄罗斯与西南航空公司签订了合同,三方都如愿以偿。 西南航空公司购买了飞机,俄罗斯获得了急需的日用工业产品,牟中当然赚了大钱。 整个过程就像一系列的计策,让人眼花缭乱,仔细分析,这些又是自然的事情,只是过程变得复杂了。
其中运营的关键是银行,实际上银行也是企业,当然不要错过有利可图的事情。 但是,银行一般不直接参与业务,但可以提供资本金,企业的信用对银行极其重要。 要和银行打交道,最重要的是要获得信用,让他们觉得将来可以收回钱。 很多刚创业的人觉得从银行贷款很麻烦。 这不仅手续繁杂,创业初期资本严重不足,没有足够的财产,很难从银行借到更多的钱。
通过牟中的事例,你可能会有新的思考。 其实银行的本性和人性一样,自古以来就穷爱富人,但正因为他有这个本性,我们才有机会乘坐。 这样“干坤大移动”的空手道不是普通的胆小者。 因为首先在势头上我相信你有很大的资本运营能力,然后才能说服一系列人和你合作。 这样大的风险看起来很大,但实际分析,风险其实很小。 因为无论如何都没有大的损失。
对策划者来说,成功说服任何一方都可以保证整体的成功,只要一方同意,还像得到一方宝剑一样,对剩下的双方来说就没有风险,困境也自然会解决。 如果没有说服一方的方法,那只能说明自己的能力不行,怪不得什么都没有。
现实社会中一眼看到的商机不多,多是根据得到的信息分析总结的结果。 牟中逆飞机那样的商机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但同一类型的机会还很多。 如果善于思考,你就能找到一步登天的机会,吴一坚的创业过程就是绝佳的证明。 吴的这种思想和智慧的运作确实很经典,至今分析仍不得不佩服,可以说是商业中的传世之作!
情况2 :
吴一坚和牟中是同时代的豪杰,他们俩运营的空手套白狼方式也非常相似。 那年吴一坚从600元到后来的身价亿美元,靠的是什么? 凭借这条空手道的智慧,这种思想和智慧可以让你创造无限的财富。 1984年,吴一坚辞职后,带着600元人民币南下广州,开始了他的出发之路。 实际上,他当时是个小商人,做着两个长途交易。 主要是录音机、磁带、t恤等。 不满足于小打小闹的吴一坚于1985年坚决离开广州,拿着几万块钱发展到海南,成为海南的第一个潮儿。
吴一坚把握了当时中国电视市场整体缺货和海南刚开始的特点,将目光投向了电视。 当时电视机是非常缺货的商品,电视的提单光一张就被炒了几百元。 他仔细想想,“有一家电视制造商可能比开银行更有钱”。 于是,吴一坚整天想着找到实现这个想法的机会。
不久,吴一坚找到了设计单位,以每年生产10万台电视、冰箱和视频的规模设计了现场。 通过与海南当地房地产公司的接触,吴一坚以“经营25年后,现场设备转让”的方式圈地,并以“预付3%质量保证金”的方式承包现场建设工程,“正式生产后,80%的电子零部件由香港某公司供应”
吴一坚给下属买了电话簿,给全国的这些电子器材销售公司发了信,告诉他们可以在这里建设多大规模的电视工厂,他们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合作,同时还有几个供应商当时,许多人无法想象他和助手们如何组建一家每年生产20万台电视机的公司。 在一般人看来,这是天方夜谭,当时国家骨干企业的年产也不过20万台电视机。
吴一坚证明成功了,当时最初的订单是5万套,每台电视机的利润空间是800元。 这样,仅仅10个月,公司的资产就从他拥有的600元变成了几亿元。
吴一坚对自己的智慧充满信心,他曾经说:“如果你现在说。”把我的资产归零的话,我相信我还可以重新再来”。看完他的创业经历再仔细品位一下他的这句话,不知道你会相信几分?和牟其中一样,他也凭借三寸不烂之舌成功地说服了各方的代表,赚得自己的第一桶金,这就是智慧的价值。
  细心研究后你或许会发现,这样的机会还很多,现在全国各地的政府都在设法吸引企业家到自己的辖区来投资,这样既可以增加当地的税收,带动区域性的经济发展,同时也可以在自己的政绩上也可以添上一笔,真可谓多方受益。所以,各地政府为此想尽办法,其中土地免费使用在相对偏僻的地方已然是公开的秘密。就算不免费,也可以向当地银行贷款买当地的土地使用权,有了土地,剩余的就看自己怎么运作了。
  我们这个社会从来都不乏聪明的商人,但并是每个人都能很好地抓住机遇的。象上述的公式还可套用到其它一些类似的行业,关键是看你有没有分析过这种创业行为的可行性。我们国家正处于飞速发展时期,整体而言,无数机遇接踵而来,商机无限,要不然那么多外企来我们这里干什么?难道是为了帮助我们国家吗?很明显,他们从外部看到了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生机勃勃,既如此,那就少不了寻找适合自己的商机。
  案例3:
  日本人中山洋介立志创业,可是他手中既无资金,也无技术,怎么办呢?但他和别人有所不同,那就是他有一股不服输的志气。但当他跟别人谈起准备经商时,大家都不相信。结果,他不但成了一个成功的商人,经营的还是资本量很大的房地产。
  经营房地产,利润很大,风险也很大,必须有一大笔的资本做后盾,所以,对于一般人而言,恐怕只能看别人赚钱了。中山洋介却没有悲观,因为他有自己独特的空手道妙计。中山洋介经过考察发现,在日本,土地十分宝贵,不少人想开工厂,但手中的资本金连土地都买不起,更谈不上建筑厂房了。与此相反,许多土地却还在闲置。如果不买土地,只是租用,那企业主就可有实力负担,而且肯定能受到欢迎。
 有了这样一个构思,中山洋介立即行动起来。他首先打听那些闲置的土地的情况。这些土地往往地处偏僻,多是卖不出去的。他同这些土地的所有者商谈,提出改造利用土地的计划,土地所有者正为这些土地没有买主着急,现在有这么一个开发的良策,可谓雪中送炭。他们纷纷愿意出让土地,有的甚至还拿出一定的资金充做股份。
  有了土地,中山洋介就组建了洋介土地开发公司,组织人员上门推销土地。这些工厂主正为没有资金兴建工厂着急,现在看到可以不用巨额资金,又有土地可以租用,自然十分高兴,于是,上门和中山洋介签约的厂主络绎不绝。中山洋介的做法是,从租用厂房者收取租金后,扣除代办费用和厂房分摊偿还金,所剩的钱归土地所有者。厂房租金和土地租金之间的差额,除去修建厂房的费用,便是中山洋介的赢利。
  企业主、土地所有者、中山洋介三方达成协议后,中山洋介就向银行贷款建房,然后按分期还款的方式归还银行的费用。实际上他只是起到了一个中介的作用,以他为纽带,土地所有者便和工厂主联系起来了。一开始,这一创意就很吸引人,那些偏僻的土地有了用处,而工厂主也可减去积累资金的时间。中山洋介第一年仅手续费用就收入了20亿日元,有了这笔钱后,他就不用再向银行贷款了。就这样,他从营造小厂房到建筑大厂房,再到营建更大规模的工业区,他的公司像滚雪球似地越滚越大,公司的经营范围也不再只限于租用土地。白手起家的中山洋介,最终成为日本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家。
  看完上面的成功典范后,很多人定会羡慕他们赶上好机会,还不免空发感叹:“你看,说到底不就是当个中介吗?要不,怎能那么走运地发了?”其实,他们都是非常不简单的人,在没有创业资金的情况下,硬是凭自己的头脑,找到问题的关键,将买与卖成功地联系起来,这是何等的大志啊。